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掌家商女不愁嫁 > 第二十五章 此蘭非彼男?

第二十五章 此蘭非彼男?

 熱門推薦: 鳳鸞九霄、 掌歡、 大醫凌然、 我又轟動全球了、 我有一座恐怖屋、 藥門仙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十五章此蘭非彼男?

    裝傻的商若男看上去就特別的真。因為本來才一個七歲的孩子,哪想得到她有那么復雜的心思呢。

    大家也算是對她的染色這一事,找到了一個不太靠譜的理由吧。這都是在自家中長大的孩子。又沒出過大門,還不是自己琢磨來的?

    商棟梁夫妻沒有再追問。商棟梁來回的看了一眼道:

    “畫是好畫,出奇,出彩。少了一點!若男,你題上你的名字呀!”

    “???!”

    題名啊,這個事可是有點難度了。商若男想了想,自己的字寫得怎么樣自己是知道的,而且那還是鋼筆字,以前吧,那多數時間用的是簽字筆,出什么資料,那都是電腦打印出來的。這要讓寫自己的名字還是不難,畢竟自己為了簽名是練過一下的。

    但難在這筆不一樣,到這里來之后,都沒見過幾個字,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字在這里是不是這樣寫的呢!想想昨晚在自己的房里怎么不看看這里的書呢?

    商若男一臉為難的樣子讓大家都看在了眼里。盼蘭撲哧一聲笑道:

    “爹,你不是不知道,若男和我一樣,不愛那些讀讀寫寫的。你沒看這畫畫也沒動筆用吹的么?我看啦,這畫這么好看,字還是別讓她寫了。她的字寫上,那這畫的水平一下子就拉低了!”

    好吧,不得不承認這個三姐這些這嘴接得真好!雖說指責了自己的字寫得不好,但商若男還是感激涕零的看著三姐這位救人于水火的人。

    商棟梁似乎也想到了。自己失笑道:

    “對,要讓你寫下去,這畫就算是毀了!還好你昨晚沒寫了!望蘭還是你來寫吧!”

    “我才不寫呢!這明明是四妹妹畫的畫,我來寫她的名字,這多不合適,要是讓人看到了這畫。別人還以為是四妹寫的,那叫她寫出來。那別人一看就不對,還不認為字是假的畫也是假的?”

    二姐望蘭的一系話說得饒得大家都有點糊涂了,還是等她說完了,大家慢慢品一下她的意思,這才明白了。

    想想也是,那這畫要是沒題名,也就更不好了。

    望蘭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四妹妹道:

    “還好意思笑?也不看看你多大了,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好。來,我不幫你寫,我教你寫還是可以的!”

    一邊說,一邊就伸手去提起筆來。人家說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這商二姐雖說年齡不大,但這一抬手,一握筆,整個人立馬就顯出了一種文靜儒雅的氣質。

    別的不說,就看人家那握筆,那看上去就非常的優雅!

    “看好了,商字,這是我們的姓。四妹妹這次要記得,這下面不用封口的?!?br />
    ???這是說自己以前寫這個商字把下面封口了?商若男呆了一下。

    二姐一邊寫一邊說,還一邊重點教導商若男。商若男也是認真的看看二姐的下筆運筆??磩e人操作是那么的順暢,自己就是拿個筆都拿不好呢?

    除了商若男外,兩小的老五和老六也認真的看著二姐寫字。但是,當二姐把商若蘭三個字寫完了,商若男就有些皺眉了。原來叫的商若蘭不是自己這個商若男!此蘭非彼男!

    “來,你來寫一下看看?!?br />
    二姐遞過筆來。商若男有點猶豫,還是接過了筆,感覺那在二姐手中靈活多變的筆,到了自己的手中就變得僵硬無比。商若男呆了呆,還是選擇放棄,說道:

    “今天不是要搞那個染色的么?要是我這學會了都中午了?!?br />
    商若男明顯是在躲,不想寫,自己會寫字,但不是這樣寫,還有,自己想想,是蘭還是男?

    盼蘭馬上接道:

    “對對對,教四妹寫字以后都行,但那染布是大事,我們得先辦,先辦??!”

    盼蘭也是一個不愛習字這些的人,而且期待著那染布的事,自然是要先做自己喜歡的呀。

    若男的嘴角微翹,她就知道,自己略提一下,三姐就會轉移注意力的。那么,就不用自己寫字了吧。

    雖說染布重要,但商棟梁還是道:

    “可是不是說把這幅大的畫裝起來放你們母親這屋子里么。這沒寫名字怎么裝?”

    如果是為了這個事。若男還真不擔心了,放下被塞到手中的筆道:

    “爹,你看看這里,我留了印章的。留了印章就知道是誰畫的了呀?!?br />
    大家這才注意到,商若男拿印章當玩一樣,把那畫的四周全是蓋上了章的,遠遠的看上去,那就不是印章,只是畫的一個花的邊框。

    大姐看看道:

    “這樣倒是還不錯,看上去這個畫好像就自帶了邊框的?!?br />
    商棟梁有些無語了,當年得了那么一大塊墨玉,給家里的幾個孩子一人做了一個印章,當初想刻名字的,是商夫人喜歡花,給每個女兒的都做上花了,外人不知道誰是誰的,但她們自己知道啊

    這印章的用處也不是用來做這個吧。這個女兒做事還真是有些奇怪!但這蓋都蓋上了,還能怎么樣?就這么辦吧!把畫卷起來交給杜鵑,讓她親自送到外面去給管家根叔,讓根叔拿到翰墨丹青,讓那邊給裝裱起來。因為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翰墨丹青是做這種活做得最好的地方!

    對于染布這個事,昨夜商棟梁也是想了一夜。這個事是真的可以做,但怎么做?這個主要的就是不能讓別人知道那色是怎么配出來的,當然,這個自己也不知道,都是小四搞出來的,還得讓小四來。

    想想后,商棟梁道:

    “這樣吧,我們去看看,在外院還有一個小院子沒用起來。我們就把那里用來做??纯匆獪蕚湫┦裁??!?br />
    “你要把女兒們都帶到外院去?”

    商夫人在一邊問了一下。商棟梁皺一下眉道:

    “在我們自己的家里,有我帶著,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商夫人笑一下,道:

    “那你注意一點??赡苓^些日子娘就要回來了?!?br />
    商若男認真的聽著他們說話,從僅有的信息來看,商家,對女兒們的行為舉止還是管得很嚴格的,這在自己的家里都不能出二門去外院?難怪昨天和小六去找爹會被婆子攔下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