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低調大明星 > 【第五節 歡送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模擬考試成績終于出來,《竹石》的作者也自然水落石出,廖青云被打臉,下了課就灰溜溜地跑了,唯恐張揚耀武揚威地嘲笑他下不來臺。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林依然念著這首絕句,反復咀嚼著那句“千磨萬擊還堅勁”,暗暗地想:“他要表達的,真的是不論旁人怎么說,都始終情深不悔的意思嗎?”

    傅老先生下課后把張揚叫到了辦公室,說學校打算把這首詩推薦到《詩詞》文刊編輯部,問張揚的意下如何。

    張揚考慮了一下,還是拒絕了,寫《臨江仙》《射雕》都是為了賺錢,《竹石》即便被選中,稿費也十分有限,畢竟不是《三國》那樣子用于商業性質。

    傅老先生例行公事問了一問,根本沒有想過他會拒絕,吃驚之余,忙問張揚原因,張揚哪好意思說賺不到錢,就隨口扯了兩句,說年紀還小,不想出名。

    結果傅老先生當了真,連贊他小小年紀,不貪名利,這般風骨實在少見,張揚再厚的臉皮也擔不起“風骨”兩個字,忙借口離開。

    周六下午,張揚跟妹妹張微一起去醫院看老爺子。

    老爺子雖然病情惡化,精神卻還好,已經聽張守一說了張揚作《臨江仙》的事情,老人家望孫成材,如今見他有了出息,自然十分欣慰,說了許多教導的話,讓他不可驕傲自滿云云。

    回到家里,張揚打開寒窗文學網,看了下《射雕》的網絡連載情況,發現網上訂閱量并不太理想,只有不到一千,不過評價卻很不錯。

    賣真鈔的小女孩:“文筆很好啊,感覺新人里有這種文筆的很少見,故事也很精彩,期待郭楊兩家的孩子出生長大?!?br />
    為什么不愛我:“樓上想多了吧,這種文筆能是新人?哪位作家披了馬甲寫得新作吧,不過真的寫得好,全訂支持?!?br />
    老子天下第一:“為啥子沒有發現這本書跟原來的俠客小說不一樣捏?雖然才僅僅兩回,可是作者胸中丘壑已經可見一斑,大氣磅礴啊有木有?”

    放個屁的功夫:“胸中丘壑?樓上你才是想多了吧,作者顯然是男的?!?br />
    你猜我猜不猜:“樓上好猥瑣?!?br />
    我是瘸子:“很喜歡里面的武功描寫啊,比很多名家俠客小說還要精彩,完全超乎想象,作者加油?!?br />
    ……

    當然也有不少人覺得一周一回太少,在下面催更,張揚也不著急,等到周日晚上發出了第三回“大漠風沙”,自這一回開始,射雕故事開始進入真正的精彩階段,他相信距離口碑爆發的時候不遠了。

    隨著時間流逝,高考逼近,連張揚也開始慢慢緊張了起來,每周一回《射雕》之余,其他時間多都在復習功課,好在這個不用考英語,否則以他的英語水準,鐵定要完蛋,其他功課基本都可以應付,成績依舊保持著原來張揚的水準之上,大概在年紀五十名左右。

    這個成績正常發揮,考進重點高校絕對不難,甚至幾所名牌大學也可以一試。

    天氣漸漸轉暖,夏天悄然到來,《射雕》已經連載到了第十四回“桃花島主”,郭靖、黃蓉、楊康等角色紛紛登場,洪七公、黃藥師兩位位列五絕的高人也出場,終于徹底引爆了射雕風潮。

    早在連載到第六回的時候,寒窗文學網就跟張揚簽約,為《射雕》在寒窗文學報上開辟的單獨版塊,提供訂閱,三個月以來,銷量日漸高漲,張揚的收入也漸漸多了起來。

    從來不看俠客的周帆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迷上了《射雕》,不止一次地向張揚推薦這本書,言之鑿鑿地稱這本小說開一派之先河,是絕對不可錯過的大作,要他一定要看;班上的同學在課間偶爾也會討論,廖青云還幾次嘲諷張揚,說他如果真的有才,也不寫一本這樣的小說出來……由此可見這本書現在的火爆程度。

    開一派之先河……

    在這個世界,《射雕》完全當得起這種贊譽,不過對于這種說法還未得到廣泛的認同,目前網絡、報紙上都已經爭論成了一團,贊同者有之,反對者有之,但共同點卻是都不否認這本書的經典之處。

    贊同者認為這本《射雕》跳出了以往俠客小說行俠仗義、報仇復仇的小俠桎梏,著眼家國天下,視野之開闊、局勢之宏大,前所未有,絕不是所謂俠客小說能夠定義的;反對者認為它雖然不同于以往的俠客小說,卻依舊屬于俠客范疇,算不上開派之作。

    幾位成名已久的俠客作家還沉得住氣,在《射雕》依舊嚴重威脅到了其地位的情況下,依舊不發一語,應當是還在觀望之中。

    寒窗文學網對于火熱的射雕風潮自然是樂見其成的,特意在首頁封推,重磅大字寫上“究竟是否是開一派先河之作,請看射雕第十四回‘桃花島主’”。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射雕》作者“辰慕雨”的說法也是眾說紛紜,千度射雕貼吧里面還有一個關于辰慕雨身份的懸賞,幾種認可度比較高的猜測大多都集中在學者、成名作家、教師等,年紀也都在中年之后。

    在這種情況下,張揚自然更加不敢暴露,老老實實地準備自己的高考。

    時間將要進入六月,青城二中將要舉行一場歡送高三學子的歡送會,屆時全校六千學生都會參加。

    “什么,朗誦詩詞?”張揚被傅老先生叫到辦公室里之后,聽到老先生的安排,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傅老先生卻以為他是歡喜的,點頭道:“這幾次模擬考試,你的原創詩詞堪稱是整個年級之最,班上同學不是都叫你詩詞小才子嘛,這個機會剛好讓你展示一下自己的創作才華……記得一定要是原創?”

    張揚想了想,問道:“歡送會具體在哪天?”

    “6月1號?!?br />
    張揚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想換另外一個節目可以嗎?”

    “什么?”

    “唱歌?!?br />
    ……

    “你要唱歌?”

    周帆是體育生,學習過一段時間的街舞,在歡送會上有一個集體表演的節目,本來還要在張揚面前得瑟一番,卻聽他說要去買吉他,然后一問,就得知這么一個驚爆眼球的消息。

    張揚“嗯”了一聲,心想不論怎樣,跟過去的張揚過去的那段暗戀來個告別吧。

    隨著張揚幾首詩詞在各班級老師口中傳揚開來,已經漸漸被譽為二中第一才子,也有人稱他為“詩詞小才子”,表白事件逐漸淡化,許是因為即將畢業,林依然不愿再繼續尷尬下去,偶爾開始主動說兩句話,兩人之間降到冰點的關系開始回暖。

    不過張揚終究已經不是原來的張揚,他對林依然并無愛戀,因此兩人關系并沒有恢復原來那種朋友關系,僅止于尋常同學。

    在林依然看來,自然是他還對當初拒絕的事情耿耿于懷。

    “你會唱歌?唔,好像初中的時候你唱過一首歌吧,貌似還有人表白……我勒個去,為什么我現在才想你來你會唱歌呢?”

    周帆絮絮叨叨地跟著張揚來到了樂器城,見張揚撥弄半天,選了一款標價兩千多的吉他,有些肉痛地逃出卡來,罵道:“你這****還真不心疼錢,我一個月零花錢沒了?!?br />
    張揚回罵了他一句****,自己拿卡付了錢,周帆吃驚地道:“你妹的你哪來的錢?”

    周帆知道張揚的零花錢并不多,平時零用沒問題,買吉他是肯定不夠的,一路跟了過來,就是要給他付賬,結果發現張揚面不改色地刷掉了兩千多塊,自然吃驚不已。

    “稿酬?!睆垞P沒敢細說,不然周帆知道他是《射雕》的作者,要么會抱著他的大腿膜拜,要么就會掐死他……估計后者可能性更高一點。

    “我擦,有才就是好……不行,我也要去寫詩詞……算了,還是寫小說,《射雕》那樣的,還是算了,寫網絡小說吧,《三宮六院》那樣的……”

    張揚懶得搭理這個傻貨,就周帆這水準,能看得懂《射雕》都讓他覺得意外,還寫?

    回到家里,妹妹張微正趴在沙發上看電視,最近張揚放學比較晚,小妮子懶得等他,都是自個跑回家……她正在看一部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動畫片,聽到開門聲轉過頭看了一眼,“咦”了一聲,叫道:“哥你背著吉他干嘛?”

    “唱歌?!?br />
    “你沒發燒吧?”

    張揚:“……”

    6月1號兒童節,青城二中應高考送學子的歡送會如期舉行,青城電視臺、省電視臺、青城晚報等多家記者也早早地趕到,在大禮堂門口作現場隨機采訪。青城二中名聲在外,每年迎新晚會、歡送會都備受關注,有記者到來并不奇怪。

    主持人是高二年級的學弟學妹,男的眼生,女的卻是校園名人,名叫玉小溪,聲音甜美,外形出眾,是校廣播電臺的主持人,如果不是有林依然在,她在入校之初就有可能被捧為二中?;?,在二中知名度頗高。

    兩位主持人照例說了一段開場白,然后介紹嘉賓,由老校長致辭,一套流程之后,開始才藝表演。

    不得不說,作為百年名校,二中的學生素來多才多藝,許多節目水準都不低,高二九班的小品、玉小溪在主持之余的一場古箏獨奏都博得了滿場喝彩,隨后周帆等人節奏感十足的街舞表演將歡送會氣氛推上頂峰。

    周帆等人謝幕之后,玉小溪一襲黑色長裙曳地,淺淺含笑,緩緩走來,在燈光映襯之下極具明星范,輕聲說道:“中學在我們漫長的人生中,只是很短暫的一個階段,但是青春的記憶卻永遠都不會褪色,我想很久以后,我們都還會記得二中,記得曾經朝夕相處的同學、老師……下面有請高三八班的張揚學長,給我們帶來原創歌曲《同桌的你》?!?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