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權傾南北 > 第一九二三章 提上日程

第一九二三章 提上日程

 熱門推薦: 鳳鸞九霄、 掌歡、 大醫凌然、 我又轟動全球了、 我有一座恐怖屋、 藥門仙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陛下通過這種方式直截了當的讓一些人閉嘴?!崩钤冊跅钏氐膶γ孀?,伸手抓起來報紙掃了一眼,不由得感慨,“敢這么說,敢這么做,恐怕也就只有當今陛下了?!?br />
    楊素笑道“陛下是天下的,天下也是陛下的,所以陛下完全可以大公無私,他完全可以不用著重考慮任何人的感受,他只需要讓所有人都能接受這個結果就可以了?!?br />
    頓了一下,楊素感慨“如此一來,陛下就把這件事放在了造福千秋的高度上,任何還懷有私念,甚至只是為一方鄉土請命的人,都得掂量掂量,他們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直接把自己擺在整個天下的對立位置上?!?br />
    陛下都明確的說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天下安寧,都是為了能夠為子孫后代換來更加從容的生活,要是誰還跳出來說這樣不符合我們這一塊地方的利益,那人家別的地方是不是也能享受特權?因此跳出來的那個人不用想也會被群起而攻之。

    “據說南方諸如孝穆公等,都很安靜,”李詢說道,“看來他們早就已經有所預料?!?br />
    “一個個的,早就已經人老成精了?!睏钏厍昧饲脠蠹?,“并不奇怪?!?br />
    頓了一下,楊素緊接著說道“不過陛下的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南方的人固然不好說什么,我們自然也不能再勸陛下。一切都需要六部商議,也就是說最終決定這件事的將會是工部、商部和戶部等等聯合寫出來的報告,而不是你我任何一個人的奏章?!?br />
    “這樣總歸也不是壞事?!崩钤冏匀恢?,工部和商部的背后站著的至少不是東南官員,而是站著看熱鬧不嫌腰疼的巴蜀官員,這些家伙知道遷都到哪里都輪不到自己那里,所以至少在這些事上還是會保持公平公正的,真的要公平競爭,無論是長安還是洛陽,總歸還是要比建康府有優勢的。

    楊素嘆息一聲“但愿吧?!?br />
    工部還是靠譜的,但是戶部保不齊啊。

    頓了一下,楊素走向輿圖“這個年雖然沒有過得很好,但是總算還是過去了,年后我們能不能快速拿下河東其余州府,甚至拿下晉陽,同樣也會關乎著此次遷都之事?!?br />
    李詢點了點頭,將都城遷移到中原,本來就是北方文武們的心愿,不然的話他們將會在大漢朝堂上永遠低南人一頭。相反的是,因為江南同樣和成都一樣算是陛下龍興之地,就算是都城不在江南,建康府少說也是個陪都的身份,甚至很有可能兩都并立,江南人是不會對北方人低頭的。

    戶部尚書陳叔慎,既是皇親國戚,又是南方文武的主心骨之一,想要讓他最終點頭,就得讓北方展現出來更大的實力。鞏漢軍和鎮林軍這兩支以北方將領為主的軍隊能夠蕩平河東,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真的要論功行賞,并沒有全軍前來的鷹揚軍和禁衛軍自是沒有辦法對這兩支軍隊形成威脅,而且鷹揚軍只是主將黃玩來自于南方,軍中不少將士也都是關中等地招募補充的,更不要說禁衛軍的來源就更加的繁雜,所以就算是他們搶功,也改變不了北人在河東之戰中出力頗大的事實,遑論北方還有韓擒虎這路兵馬。

    “我們還要更強大?!睏钏貜街闭f道。

    遷都一事也算是徹底提上了日程,他們,需要倍加努力來證明北方人對大漢的忠誠了。

    人文,也是遷都所需要考察環節的重要一部分。

    大漢不可能把都城放在對這個國家都沒有多少歸屬感的地方。

    ——————————

    建康府。

    洛陽的消息傳過來,又要比河東晚了兩天。

    陳叔慎在御書房的側廂來回踱步,看上去有些緊張,也有些焦慮。身為大漢的戶部尚書,陳叔慎可以說已經見過太多風浪,能讓他同樣感到棘手的事情已經不多。

    李藎忱一直習慣于在御書房接見大臣,現在李藎忱不在,樂昌也秉承了這樣的傳統。當然了,樂昌代替陛下監國的身份雖然得到外廷的默認,但是樂昌一向和政務保持距離,除非真的要自己出面做決斷的時候,不然一般都是對這些事情敬而遠之。

    正是因為樂昌這種不卑不亢的態度,才讓群臣們反而更加的信任和贊賞這位皇后。

    今天樂昌也并不是以接見戶部尚書的名義,而是以接見自家兄弟的名義。國舅入宮向皇后問安,并不是什么不合禮法的事情。

    腳步聲響起,陳叔慎急忙抬頭看去。

    來的不止樂昌一個人,還有沈婺華跟在背后作陪。

    這讓陳叔慎心中稍微安定。

    自家姊姊一向是有主見的,在這上面,陳叔慎也自愧弗如。若是自家姊姊是男兒身,那陳家如果有一個人位居高位,是怎么都輪不到自己的,必然是姊姊在前面。

    姊姊若是慌里慌張前來,那就說明她自己心里也已經亂了方寸,可是現在姊姊看上去很是鎮定,甚至還不忘專門帶上沈婺華作為一個見證人。而且這見證人的挑選也無可挑剔。

    若是樂昌帶著尉遲熾繁前來,自然會讓南方官員們覺得皇后這是在向北方官員們退讓,甚至有可能受了威脅,不然的話為什么非得要帶著一個“外人”前來?

    而若是樂昌帶著諸如孔望仙等人,又沒有辦法真的說明什么,畢竟作為前陳宮中舊人,孔望仙也好,張麗華也罷,顯然身上早就已經打上了陳氏自家人的標簽。

    相比之下,身份已經完全變過了的沈婺華,就算是大家心里都有數,表面上還是不能說什么的,再加上沈婺華依舊還是沈家女兒的身份,換而言之就是江南女子的身份,所以她在場,既能夠表示樂昌和陳叔慎之間的對話不是什么涉密的私房話,又能夠被翹首以待的南方官員們接受。

    “臣,參見皇后?!标愂迳鬣嵵毓笆?。

    樂昌微微頷首,而沈婺華直接側身站在屏風旁邊,一副你們完全不用當我存在的意思。

    陳叔慎也不看沈婺華,徑直說道“娘娘,洛陽消息傳來,現在都中眾說紛紜,不乏有心懷不滿之人,又應當如何是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