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大醫凌然 > 第898章 我要進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凌然又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任務。

    心臟外傷修補術,對于醫生們來說,應當是見過的很少,聽過的很多。

    見過的少,是因為非穿透性心臟傷的病人比較少見,聽過的多,則是因為心臟外傷修補術,開啟了人類對心臟外科的探索,以至于醫學界人士耳熟能詳。

    曾經的外科之父西奧多?比爾羅特有一句經典的論斷:“任何一個試圖進行心臟手術的人,都將落得身敗名裂的下場”,作為當年的外科權威,這句話的影響深遠,以至于在很長時間里,都沒有醫生再嘗試觸碰心臟了。

    直到比爾羅特死去三年后,才有一名法蘭克福的醫生路易斯雷恩,成功進行了心臟外傷修補術。

    很難說,雷恩醫生是否早有準備且靜待時機,或者,他就是純粹的天賦超絕,運氣極佳,以至于第一次遇到難得的心臟外傷病人,并為其做心臟外傷修補術,就成功了。

    在任何一個年代,心臟手術都是極其困難的,是在刀尖上跳舞。

    但在1896年,也就是中國的光緒二十二年,外科醫生進行心臟手術的時候,那柄尖刀就更鋒利了。

    在這個沒有體外循環的年代,當然,在此后許多年,體外循環技術都是沒有的,這柄磨刀石還不算厲害,厲害的是,19世紀的輸血技術約等于無——等于說,在當時,做心臟手術,等于開局做的就是超高端的心臟不停跳手術,而且基本不用指望輸血……

    論危險,比這危險的醫學操作也不多了。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么危險的技術環境,這么落后的操作手法,還能完成心臟外傷修補,這項技術,至少可以說是不難。

    事實上,單以語言敘述,可以說是簡單的。

    雷恩醫生的原話是:……我決定經左側第四肋間進入胸腔……擴大心包破口,暴露心臟,清除積血及血塊,發現右室表面1.5cm裂口,隨即用手指壓迫裂口止血……使用小腸針和絲線,在舒張期打結。在縫第三針時出血量明顯減少,出血得到控制……

    換言之,雷恩醫生的手術步驟中,最重要的就是兩步。第一步,用徒手止血法,摁住了心臟破口。第二步,趁心臟不注意,快速的縫了三針。

    人類歷史上的首次成功的心臟手術,就這樣完成了。

    時至今日,手術的條件毫無疑問的升級了,手術的步驟也有了變化,但主要的步驟,其實沒有太多的改變。

    逮住心臟破口的地方,摁住他,趁它跳的最慢的時候,縫好它。

    如果給凌然一次機會,就他目前所掌握的技能,說不定也可以獨立完成這樣的心臟外傷修補。

    然而,如果只是如果,就目前的醫療環境,沒有合適的契機,凌然根本就別想碰到心臟。

    沒有足夠的積累,凌然也不想貿然的去觸碰心臟。

    人類歷史上第一位完成了心臟手術的雷恩醫生,后期又做了123例的辛贊修補手術,死亡率僅僅是60%……所以,做實驗手術的風險是巨大的。

    不過,系統給的技術,就沒有那么大的顧慮了。

    因此,這個新給的任務,還真應該著重完成。

    凌然微微閉眼思考,睜開眼,再看向ICU里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考慮,如何進去幫忙了。

    重癥監護科雖然是小科室,但也是一個完整的科室了,別的科室的人進去幫忙,不免顯的名不正而言不順……

    肝膽外科與賀遠征只有一套,再想找出這么軟……且和善的科室與科室主任,是不容易的。

    “左慈典。”凌然決定將問題丟出來,直接詢問道:“我想進ICU里幫忙搶救病人,有什么辦法?”

    “啊?”左慈典正在準備跪舔王家兄弟的姿勢,聽到凌然的問題,當時就決定跪給凌然看:“凌醫生,您別看ICU忙,里面的人手還是差不多夠用的,咱……要不就別進去幫忙了?”

    ICU不像是急診科,有峰值和谷值,如云醫這樣的醫院,ICU基本都是滿負荷運轉的。20張病床會剩下三張,不是沒有病人了,而是留下的機動位置,免得出現措手不及的急診。

    今天的ICU固然忙碌,但也就是塞滿了病人罷了,在重癥監護科的醫生齊齊上陣的情況下,并不會照顧不過來。

    凌然看看里面,用非常確定的語氣道:“我要進去幫忙。”

    “好吧……您說了算。”左慈典能說什么呢。凌然的技術還真的是強,只是性格方面……

    左慈典咬咬牙,外科醫生的性格有什么好挑剔的,和色情,自大,自尊而自卑,狂躁而術怒的普通外科醫生相比,凌然的性格才是更好的。

    “咱們要不就以查房的名義先進到手術室吧。”左慈典想了半天,小聲道:“先做成既成事實再說。您先進去查房,遇到有病人出現危險了……恩,您進去個一二十分鐘,最多半個小時,有很大幾率遇到出危險的病人,到時候您盡可能的參與進去,大家忙起來,也就顧不上管您了,運氣好的話,應該能搶救一兩個病人吧。”

    “一兩個太少了。”凌然道。

    “您先幫忙搶救唄。我瞅著,今天的ICU里的病人還是挺多的,嚴重程度也高,您混一會,說不定就進去了。”左慈典臨時想著不算餿主意的普通搜主意。

    凌然點頭贊成了,這個操作還是不復雜的。

    看著凌然又去洗手,左慈典嘆口氣,拿出了手機,準備撥給熟悉的主治。凌治療組還是經常到ICU來查房的,計劃的第一步,肯定是沒問題的。

    王傳文看著左慈典唉聲嘆氣,不免誤會,就道:“左醫生,其實,凌醫生不用給我們做展示,無論他的表現如何,都不影響我們是否捐助的決定的。”

    “恩?哦,沒事,沒事……”左慈典愣了一下才醒悟過來,王傳文這是以為,凌然想去ICU,是準備給他們做展示。

    左慈典心里倒不這么覺得,不過,王家兄弟要這么認為,倒是沒什么關系。

    左慈典敷衍了兩句,又打了電話,說明了凌然要查房等等……

    一會兒,凌然就扎著手過來了。

    “凌醫生,您進去換衣服就行了。”左慈典對凌然道。

    凌然點點頭,然后再看向王家兄弟。

    王家四人挺胸抬頭,面帶贊許的微笑。

    凌然奇怪的道:“他們怎么還在這里?讓他們都下去吧。”

    王家四人不由一呆。

    左慈典于是明白凌然的想法,趕緊向王傳文等人笑笑:“不好意思,咱們先回去吧,探視時間其實也超過了。”

    王家四人一臉懵逼的被帶回了電梯,總覺得哪里不對。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