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都市紅粉圖鑒 > 第1424章 其實是一石三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兩個人本來不想答應,但薛信國給的條件實在太豐厚,最后他們就沒能抗拒。

    “薛信國?”任俠對這個消息頗有點意外:“本來沉寂了一段時間,沒想到竟然又冒出來了!”

    薛家豪略有點尷尬的提醒:“你跟他有殺兄之仇,他肯定會跟你死磕到底!”

    蘇逸辰很困惑的問:“難道這段時間一直是薛信國在算計我們?”

    “還要蘭海鵬。”任俠已經有了判斷:“他們兩個應該是勾結在一起的。”

    薛家豪贊同這個判斷:“可能性很大,薛信國在內地沒什么勢力,很難獨立對付你,需要有合作伙伴,毫無疑問蘭海鵬是最佳人選。”

    蘇逸辰又問:“他們兩個誰先找上誰的?”

    “這個不重要。”任俠搖了搖頭“我估計應該是薛信國找上蘭海鵬,正好蘭海鵬也想對付我,兩個人一拍即合!”

    蘇逸辰很是無奈:“那就是一個對手變成兩個敵人。”

    “沒關系。”薛家豪很輕松的一笑:“至少這一次,我們扳回一局,原以為一石二鳥,其實是一石三鳥。做掉老狼,殺了砍柴工,還抓住蘇逸辰身邊的奸細。”

    任俠問蘇逸辰:“你準備怎么處理這兩個奸細?”

    蘇逸辰當即回答:“按照江湖規矩,挑斷手筋腳筋,逐出社團。”

    任俠點了點頭:“可以。”

    “你同意?”

    “當然同意。”先前任俠做出決定,不允許任何人質疑,而此時任俠又非常尊重蘇逸辰的決定:“畢竟是你的手下,你想怎么處理,都是你的權利。”

    蘇逸辰嘆了一口氣:“那就這么定吧。”

    任俠吩咐荷蘭辮:“問一下他們兩個,平常怎么聯系薛信國。”

    荷蘭辮馬上就問到了,他們兩個手機通訊錄里,有一個叫“薛”的人,正是薛信國,里面存著一個手機號。

    任俠立即給孔凡輝打去電話:“我這里有個手機號,你能不能幫我定位?”

    “什么手機號?”

    “你最好還是別知道。”任俠搖了搖頭:“你就當什么都沒發生。”

    “這個嗎……有點不太符合我們的工作程序。”

    “不合規矩的事兒多了,也不差這一件。”

    “好吧。”孔凡輝答應了:“但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是我幫你定位的。”

    任俠答應了:“沒問題。”

    定位一個手機號還是很容易的,任俠立即查到,這個手機號在一處老舊小區里。

    薛家豪急忙問:“你這是要直接找過去?”

    “當然。”任俠毫不猶豫的回答:“我都已經知道他在哪了,不如直接過去送一程!”

    “為什么不讓條子處理?”

    “我跟薛信國之間的恩怨,還是我們兩個自行解決,別讓警方參與進來。”

    “這樣也好。”薛家豪贊同的點了點頭:“還是讓條子去收拾蘭海鵬吧。”

    同一時間里,薛信國和蘭海鵬那邊,已經得到了消息。

    蘭海鵬的信息很靈通,薛信國又收買了不少眼線,第一時間就知道砍柴工被警方擊斃。

    “怎么回事?”蘭海鵬起初還沒明白:“老狼死了,砍柴工也死了……打死砍柴工的據說還是便衣警察!”

    “這是一個局。”薛信國冷冷一笑:“原本就沒有這么一次談判,老狼也沒打算去豐東區,任俠是故意放出風去,讓我們這邊出動。”

    蘭海鵬頓時懂了:“引誘砍柴工出來,同時借我們的手除掉老狼。”

    “沒錯。”薛信國的嘴角抽搐了幾下:“真沒想到任俠竟然玩了這么一手,媽的,玩的真是漂亮,竟然連我都上當了。”

    蘭海鵬倒吸了一口涼氣:“幸虧我們沒全體出動,否則豈不是被一網打盡。”

    “砍柴工死了,小刀六還在,雖然受了傷,但也能發揮些作用。”

    “你在蘇逸辰身邊的眼線呢?”

    “已經暴露了。”薛信國猜到了:“任俠應該是早就懷疑,蘇逸辰身邊有問題,所以設了這么一個局。”

    “任俠故意讓你的眼線把消息傳遞給你。”

    “沒錯。”薛信國沉重的點了點頭:“否則沒辦法解釋眼下這些事。”

    蘭海鵬仍有一線希望:“你確定眼線已經暴露?”

    薛信國反問:“不希望暴露?”

    “當然不希望。”蘭海鵬理所當然的回答:“只要蘇逸辰身邊還有眼線,我們就知道和宏利的風吹草動,要是沒了眼線,我們可就兩眼一抹黑了。”

    “我也是這么想,但很遺憾的是,以任俠的智商,肯定已經發現眼線。其中的邏輯不難懂,為什么荷蘭辮跟老狼談判,砍柴工會出現,肯定是身邊有人出賣了情報。”薛信國非常無奈的長嘆了一口氣:“咱們兩個現在應該離開這。”

    “那兩個眼線會出賣你?”

    “一定會出賣我。”薛信國冷冷一笑:“我給了點錢,他們就把和宏利給賣了,任俠只要把他們暴打一頓,他們一定會出賣我。他們有我的聯系方式,只要通過手機信號定位,很容易知道我在哪。”

    “我們不能就這么撤走。”

    “你想怎么樣?”薛信國猜到了:“設一個圈套?”

    “對。”蘭海鵬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既然眼線出賣了你,任俠肯定已經知道,是你在背后操縱一切。任俠一定想要親自殺了你,徹底了結你們兩個之間的恩怨。”

    薛信國非常認同:“沒錯,任俠把你交給條子處理,但對我一定會親自動手。因為我哥哥死在他的手里,如果把我交給條子,對他來說也不利,必然牽扯出太多麻煩事。”

    蘭海鵬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我們過去拆遷,經常會制造煤氣爆炸,看起來就像事故一樣。”

    薛信國頗有興趣:“你們的手段怎么樣?”

    “就像定時**一樣,想什么時候爆炸,就什么時候爆炸。”頓了一下,蘭海鵬補充道:“也可以這樣,房子本身安然無恙,但只要有人進來,就會轟的一聲。”

    “你們的手段這么高明!”

    “當然了。”蘭海鵬呵呵一笑:“任俠只要知道你在哪,一定會找上門來,這么好的機會,干嘛不利用?!”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