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秦越簡然全文免費閱讀 > 第9章:女性朋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可是最后覺得江北這座新興的國際大都市也不錯,凌飛語便和簡然一起定居下來,兩個人將身上所有的錢拿出來開了一間婚紗設計工作室。

    簡然需要錢,準確地說簡然覺得再親的人也靠不住,只有錢能給她安全感,她需要多一份工作來賺錢,便進入了創新科技公司,于是她只是出資并不參與婚紗設計室的管理。

    但凌飛語知道,這僅僅是原因之一,真正的原因是簡然再也不愿意拿起筆去畫婚紗圖紙,所以簡然選擇了一個跟繪畫專業完全不搭邊的工作。

    那是簡然埋在心底最深處的傷,至今還沒有人能夠幫她撫平心中的那道傷痕。

    在凌飛語面前,簡然毫無隱私可言,當初去和秦越相親也是凌飛語搭橋拉線的。

    她本想這周末約凌飛語出來,交待已經跟秦越結婚的事情,誰料凌飛語提前跑去她租住的地方找她了。

    簡然默默地聽著,等凌飛語吼完了才輕聲說道:“飛語,你別擔心,我沒事的。星輝項目的工作這周五就結束了,周末我請你吃飯?!?br />
    凌飛語氣急敗壞地吼道:“死丫頭,你都嚇死我了,難道你以為用一餐飯就能補償我的精神損失?”

    簡然知道凌飛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忍不住笑了笑:“那我陪你睡一晚補償你怎么樣?”

    簡然說這話時,秦越剛剛推門進來,邁出的步子微微一頓,心里已經清楚簡然在跟誰通電話了。

    別看簡然平時面帶微笑溫溫柔柔的,看起來跟誰都親近,其實真正能接近她內心的只有凌飛語一人。s3();

    這些秦越知道,但是簡然并不知道他知道。

    她趕緊捂著手機話筒,小聲說道:“這是我的一個女性朋友?!?br />
    不管有沒有感情,但有夫妻之名,她不會再做出令秦越“吃醋”的事情。

    秦越點點頭,沒有多問,又很體貼地退出去,把空間留給簡然聊天。

    然而,簡然卻以為秦越不信,抿了抿嘴無奈地笑了笑,可能他會以為她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吧。

    “簡然,簡然……”沒聽到簡然說話,電話那端的凌飛語又吼了起來,“你把地址報上來,我去找你?!?br />
    簡然知道凌飛語是擔心她,如果今天不讓凌飛語看到她好好的,那么凌飛語肯定要報警發尋人啟示了。

    簡然溫柔地笑了笑:“你別鬧了,我去找你?!?br />
    掛了電話,簡然簡單收拾了一下,準備今晚去凌飛語那里住一個晚上,把登記結婚這件事情老實交待了。

    她敲了敲書房的門,聽到秦越應許才推門而入:“秦越,我今晚要去飛語那里一趟,不回來了?!?br />
    秦越立即起身:“我開車送你過去?!?br />
    簡然搖搖頭:“不用麻煩了?!?br />
    秦越注視著她:“太晚,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出門?!?br />
    他的語氣很強硬,意思也很直接,讓簡然無法拒絕。

    秦越的車是一輛路虎越野車型,對于他這種身份的人來說車子不算貴,但是寬敞舒適。

    秦越開車也開得非常穩妥,跟他這個人給人的感覺是一樣的。

    秦越問了簡然地址,簡然報了地址后,兩人就再沒有任何交談。

    將近一個小時才到達目的地,簡然說了聲謝謝便要打開車門,秦越卻伸手一把拽住了她。

    “簡然……”他的聲音低沉性感,叫她的名字時總是那么好聽。

    簡然看了一眼他的手,又抬起頭來對上他的目光,柔聲問道:“還有什么事?”

    他松開手,有些不自在地說道:“你是不是在生氣?”

    簡然笑:“我為什么要生氣?”

    秦越:“……”

    簡然推開車門下車,站在車外說道:“你快回去吧,開車小心一些?!?br />
    秦越點點頭,啟動車子走了。

    看著她的車子駛出一段距離,簡然才轉身往凌飛語住的小區走去。s3();

    剛到江北市時,簡然和凌飛語是住一起的,租的是兩房一廳的套間。

    后來簡然去創新科技公司上班,因為距離太遠便搬到公司附近去租房了。

    簡然搬走后,凌飛語還一直住在這里,特地給簡然留了一個房間。用凌飛語的話來說,讓簡然隨時都可以回娘家來看看。

    看到簡然好好地出現在自己面前,凌飛語就懶得理她了,抱著IPAD津津有味地看連續劇。

    凌飛語不理人,但是有“人”理簡然,一條長得像個雪球的博美犬撲到簡然腳邊,又是親又是搖尾巴,顯然是高興壞了。

    簡然將包包隨便一扔,一把將小家伙抱了起來:“綿綿,想媽媽了么?”

    綿綿汪汪叫了兩聲,使勁往簡然的懷里鉆,用行動來表示它有多么想念這個媽媽。

    凌飛語不滿的眼神射過來:“綿綿,你這只吃里扒外的小家伙!雖然你是她‘親生’的,但我養你的時間比她多,你不跟我親就算了,偏要在我面前秀恩愛?!?br />
    簡然抱著綿綿擠到凌飛語的身邊坐著,得意地說道:“綿綿是個聰明的家伙,知道誰是親媽誰是后媽?!?br />
    “我是后媽?”凌飛語把IPAD一扔,霸氣地將簡然摟住,“小妞,小心我毒死你‘女兒’?!?br />
    簡然還沒有說話,綿綿汪汪叫了幾聲,用它的語言來表達對凌飛語的不滿。

    看到這么可愛的綿綿,簡然可樂壞了,托起綿綿湊到臉上蹭了蹭:“還是我的‘女兒’最體貼我了?!?br />
    凌飛語白了簡然一眼:“想要女兒,那就找個男人嫁了,想生多少有多少?!?br />
    簡然看著凌飛語,突然無比認真地說道:“飛語,我登記結婚了?!?br />
    “你給我滾!”凌飛語指著門口,不過很快便意識到簡然不會跟她開這種玩笑,嘴一下子張大得能吞下一個雞蛋,好半天才說出話來,“然然,那個男人是誰?”

    簡然說:“就是你上次介紹給我的那個叫秦越的男人?!?br />
    “秦越?”凌飛語撓了撓頭,很認真回想這個名字,想了許久都沒有一點印象,“我介紹給你的人沒有一個叫秦越的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