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秦越簡然全文免費閱讀 > 第28章:相信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回去的路上,簡然幾次試著跟秦越溝通,想讓要他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但是一張嘴就被秦越冷冷的一道眼神給嚇得把話咽回了肚子里。

    到家時,她扯扯他的衣袖,好小心說道:“秦越,你就聽我一次吧。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真不是你能管得了的?!?br />
    秦越看著她,伸手捧住她的后腦勺,讓她看著自己的眼睛,柔聲說道:“簡然,相信我?!?br />
    簡單的幾個字,像是帶著延綿不斷的力量,那么一點一點地注入簡然的身體里,她蒼白的臉蛋兒也慢慢恢復了些許血色。

    簡然看著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說道:“秦越,你為什么都不問問我為什么會被關進派出所?”

    秦越摸摸她的臉,有些心疼地說道:“簡然,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只需要記住你的身后有我就行了?!?br />
    她的事情,他三年前就知道了,甚至還算半個有關的人。

    顧家那個敗家的東西三年前傷害她,簡然那個時候還不是他秦越的誰,他管不著,也沒有必要去管。

    如今,簡然是他秦越的妻子,他就容不得任何人讓她傷心難過,哪怕是血脈至親都不行。

    “我……”簡然心里藏著許多話,幾次開口想要對秦越說,但是最后都沒能說出口。

    三年前那件事情是她心中的痛,她不愿意再去把過去的傷疤揭開拿給別人看。s3();

    她一直都在努力忘記過去不好的,努力向前看,而如今她要做的就是秦越說的,相信他。

    不管顧家的勢力有多大,不管顧南景能玩出什么花樣,她只要記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顧家再強大也不能只手遮天。

    簡然默默嘆息一聲,又聽得秦越低沉性感的聲音說:“我讓人準備了吃的,去吃一點吧?!?br />
    簡然搖頭:“我不餓?!?br />
    秦越摟了摟她:“那去洗個澡吧?!?br />
    簡然點頭,回房洗了個澡,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秦越端著一碗姜湯進來:“這個去寒的,你喝一碗?!?br />
    簡然接過碗大口大口喝下,喝完對他投去一抹溫柔的笑意:“謝謝?!?br />
    秦越把碗放到一旁,拉了被子給她蓋上:“時間不早了,快睡吧。明天上班不要遲到?!?br />
    “嗯?!焙喨还怨蕴稍诒桓C里,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他。

    “我陪你?!鼻卦皆谒纳磉吿上?,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輕輕拍著她的背,哄她入睡。

    今天他原本在臨市談一個項目,突然接到電話說簡然出事了,他一刻沒有耽擱便趕回來,誰知道還是回來晚了,讓她被關了好幾個小時。

    她不過是一個還未滿二十四歲的女孩,平時再怎么要強,突然遇到這種事情內心肯定還極度慌亂和害怕的。

    可是當她看到他的時候,她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掉,甚至盡量笑著跟他說話。簡然越是這樣好強,秦越內心就越是想要呵護她。

    做為她的丈夫,他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照顧她,這輩子都不要讓她再受到絲毫的傷害。

    確認簡然睡著了,秦越悄悄起身來到書房,撥通一個電話:“劉庸,把這件事情處理好,明天我不想聽到任何不想聽到的流言蜚語?!?br />
    說完,秦越啪的一聲掛掉電話,也不理會電話那端的人是不是有聽清楚他的意思。

    簡然睡得極其不安穩,嘴里不停地喊著什么,一張巴掌大的小臉都快皺成一團。

    她又做夢了,是這幾年時常做的可怕的噩夢。

    夢里,一群人對她指指點點,罵簡家書香世家怎么能養出她這么不知廉恥的女兒,連姐姐的男人都要搶。

    她最親最親的人就在身邊,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幫她,甚至更可怕的是這些消息是他們親自發出去的。

    她張嘴想解釋,卻說不出一個字,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一道道鄙夷的眼神,聽著一聲聲叫罵的聲音。

    “然然……”是最疼愛她的媽媽在喊她。

    “媽……”簡然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喊出這么一個字。

    當她伸出手想要緊緊抓住母親的時候,然而下一刻母親卻流著淚背過身去:“你從小到大都聰明伶俐,自力更生,你姐姐……”

    “說那么多干什么?簡家沒有你這樣不中用的女兒?!边@次說話的是簡然的父親。s3();

    父親以前總是滿臉慈愛的臉此刻變得好陌生,陌生得簡然仿佛從來不曾認識過他。

    這一刻,她覺得心中緊繃著的那根弦突然斷了,心也涼了。

    就因為她從小到大都是個要強的孩子,就因為她失了顧家大少爺的心,所以她就注定要被當成棄子拋棄么?

    簡然突然覺得好冷,仿佛置身于一個千年冰窖里一般,冷得讓人瑟瑟發抖。

    就在簡然覺得自己要被冰水淹沒時,一雙溫暖的大掌及時拉住了她的手,用力將她從冰窖中拉了出來。

    簡然驀地睜開眼睛,對上了一雙充滿關懷與柔情的眼睛。

    “秦、秦越?”剛從噩夢中醒來的簡然不太分得清楚到底哪個才是夢境哪個才是現實。

    或許世界上根本沒有秦越這個人的存在,他這個人只是她幻想出來陪伴她的一個假想人物。

    秦越將她輕輕擁到懷里,大掌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像哄小孩子那樣:“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怎么樣?”

    他知道她在做噩夢,更清楚她夢到了什么,卻只字不提,試圖用自己的方法引開她的注意力。

    簡然安靜地靠在他的懷里,輕輕點了點頭。

    不管這個秦越是不是真的存在,只知道在這一刻他能讓她不再那么害怕了。

    秦越揉揉她的頭:“你知不知道小兔子的眼睛為什么是紅色的?”

    這個故事,簡然在很小的時候就聽過了,可她卻選擇搖了搖頭,想要聽他說。

    她剛搖完頭,便聽得秦越用他性感的聲音繼續說道:“因為它眼睛干的時候沒用眼藥水,所以就紅了?!?br />
    原本有喻教意義的故事,被秦越這么一胡扯,簡然忍不住樂了:“你以前上課的時候是不是經常打瞌睡?”

    秦越點頭,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有可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