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秦越簡然全文免費閱讀 > 第168章:再回京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簡然也不知道為什么,秦越越是對她好,她越是感覺到不安,好害怕哪天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已經不再她的身旁,她再也找不到他。

    如果他對她沒有那么好的話,就算哪天他不在她的身邊了,她一定能夠很快適應新的生活。

    可是如今——

    如今,她發現自己越來越舍不得離開他,就連做夢夢到他說要分手,都會那么心痛。

    雖然他說分手是在夢中,此刻她卻仍心有余悸——

    “簡然,能不能把你心里想的告訴我?”秦越劍眉微蹙,目光幽深而深邃。

    簡然最近總是走神,秦越知道她的心里藏著事情,但就是猜不到究竟藏著什么事。

    這會兒還吃著飯,他還陪在她的身邊,但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他,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最近,她總是這樣,讓他非常擔心,卻又無法解開她的心結。

    他甚至想過讓人去調查她跟蹤她,看她一天到晚在做些什么,見過些什么人,但是他又不想做出那種令她難過的事情。

    “我在想腹中胎兒到底是男孩還是女孩?”簡然眨眨眼,望著秦越,“對了,秦先生,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s3();

    看秦家人對秦小寶那么疼愛,她想他們家庭應該不會在乎男女的吧。

    “都喜歡?!彼f。

    只要是她生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和女孩,他都會非常高興。

    “真想一次就生好幾個,那樣孩子們就不會寂寞了?!焙喨煌嶂X袋,傻乎乎地說。

    “你當你是豬么?”聽到她這么幼稚又可愛的話,秦越也忍不住低低沉沉地笑了起來。

    他笑起來的時候真的很好看,劍眉飛揚,性感的薄唇微勾,臉部表情也柔和了許多,仿佛即便是冰川雪地都會因為他的笑容而融化。

    可是他總是一幅高冷的模樣,笑的時候總是很少,她很少有機會看到他笑得這么開心。

    突然,她好想吻他——

    有了這個想法,簡然悄悄吸了口涼氣,身側的兩只手悄悄握成拳頭,湊上去輕輕吻住他性感的薄唇,伸出舌頭舔了舔。

    “簡然,別亂來!”秦越退開,將她推離,這個時候惹火,后果會很嚴重的。

    “我哪有亂來?”簡然喃喃道。

    她就是想要親親他,又沒有想別的什么事情,他讓她別亂來是什么意思?

    難道以為她還想跟他干那什么事么?

    秦越又說:“明天在家休息一天,哪里都不準去,要聽話?!?br />
    簡然努努嘴,佯裝不滿道:“好霸道的男人!”

    次日,簡然在家呆著沒有去上班,呆在家里沒有事情忙,她又總會去想過去的許多事情。

    想來想去,她還是決定去京都見簡昕一面。

    她拿手機在網上訂了機票,便打車趕去機場,瞞著秦越飛往京都。

    因為她知道,如果告訴秦越的話,他一定會陪著她去,這段時間她已經給他添了很多麻煩了,不想再麻煩他。

    兩個多小時的飛行時間,終于抵達京都機場。

    下機之后,便有一股冷空氣襲來。

    簡然知道京都三四月份的天氣冷起來的時候還能冷得人打顫,所早早準備了厚外套,不能讓自己凍著。

    走出機場,她給許先生打了通電話,問了簡昕的地址,便直赴那家精神病院。

    “簡二小姐,不是說不來,怎么又來了?看來我看人的眼光還挺準,我們都是念舊的人?!?br />
    剛下車,便聽到許先生好聽的聲音,簡然回頭便看到許先生站在臺階上,手隨意插在褲兜里,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她在哪里?”簡然并不想跟他扯別的什么。

    “跟我來?!闭f完,許先生率先往里走。

    簡然抬步跟上,跟在他身后好幾步遠的距離,看著他挺拔的背影,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也是非常優秀的人。

    他總是帶著笑,看似無害,實則深沉無比,不然怎么能在這么短短的時間里就讓顧氏栽那么大的跟頭,并且再無翻身之日。

    穿過大廳往右,走過長長的走廊,他們到達精神病院的住宿區域。再轉過一條小道,一套單獨安靜的小院子出現在他們眼前。s3();

    許先生回頭,輕輕一笑:“簡大小姐就在這個院子里,你要進去看看,還是就在外面跟她說說話?”

    “在外面跟她說說話就好?!焙喨粵]有忘記自己還懷有身孕,為了孩子的安全,她會盡量跟簡昕保持距離。

    許先生讓人打開窗戶,簡然從窗戶望進去,看到簡昕靜靜地坐在房間里。

    因為簡昕是背對著他們,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是真的精神失常,還是裝的?

    “簡大小姐,你的妹妹簡二小姐來看你了?!痹S先生拍拍手,說。

    許久,簡昕才慢慢轉過身來,本是無神的雙眼在看到簡然時閃過一道光芒,凌厲得?人。

    忽然看到簡昕那張像爬滿毛毛蟲一樣的臉,簡然胃里一陣翻涌,她跑到旁邊嘔吐起來。

    她吐了好久,才稍微好受一些。

    許先生遞給她一瓶礦泉水,說:“我以為簡二小姐的心臟應該很強大才對,沒有想到只是看到簡大小姐那張臉就能吐出這樣?!?br />
    簡然接過水,喝了兩口漱口,道:“她的傷是顧南景造成的?”

    能讓簡昕對顧南景痛下殺手,簡然在來這里之前就想過各種可能,卻沒有想到顧南景把簡昕害成了這樣。

    簡然清楚,顧南景那個人平時囂張霸道慣了。

    他那種個性,與他站在一條線上的時候,他對你那就是世界最寵溺的溫柔。

    一旦與他反目,站在他對立一面,那他的囂張與霸道,便是最致命的毒藥,最能傷人的利劍。

    之前,在她與顧南景相處時,顧南景待她的好,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

    三年后,她站在了他的對立面,他便拿她最親近的人的安全來威脅她,母親會被逼自盡,跟顧南景絕對脫不了干系。

    “除了顧家之前的大少爺,又有誰會如此心狠手辣?”許先生微笑著,聲音微微上揚,似乎在一說一件非常令人非常愉悅的事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