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技能生成器 > 第421章 遲遲未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喂,不凡?”

    “甜甜,跟你說件事。”

    “什么?”

    “昨天也不知道從哪來的一只老鼠,大概吃過鼠藥,竄到咱家院子里,被小橘吃了。差點出大事!”

    “啊?那小橘怎么樣了?”

    “還好保安及時發現,我趕回來給它做了手術。現在已經脫離危險期,稍微休養一段時間就能完全恢復。”

    “嚇死我了!沒事就好。”

    “嗯!怪我沒注意。”

    “這種事情沒辦法的呀!不過這老鼠從哪來的?”

    “不清楚,咱們肯定沒有的,大概是附近什么地方跑過來的。”

    “有沒有辦法預防啊?萬一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也不可能時時刻刻盯著小橘啊!”

    “等小橘恢復之后,我準備再訓練一下,讓它抓老鼠但絕對不能吃。”

    “這種也能訓練嗎?”

    “嗯,可以的。只要方法對了,能夠讓小橘不把老鼠當成食物。”

    “要是這樣就最好了。”

    “對不起啊!你才回去不久小橘就出事。”

    “道歉干嘛呀?你也不想的,小菊沒事就好。對了,你的學分進度怎么樣?”

    “很順利,大概可以提前完成。”

    “你要加油啊!”

    “嗯!啊,對了。”

    “什么?”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小橘出事當天,我在外面看到一個醉倒人事不省的女人......”

    任不凡打電話跟蘇甜原原本本說明整件事情,沒有絲毫隱瞞,包括梁幼琪以工代償留在家中當女仆。

    蘇甜有些驚訝,也有些同情梁幼琪:“這樣啊?要不吃住什么的就別收她錢了。我覺得她也挺可憐的,若非走投無路應該不至于這樣。”

    “看情況吧!如果她好好工作,表現良好的話,可以考慮。”

    “嗯!等一下......”

    “怎么了?”

    “我在小咪家里玩呢!”蘇甜說道,“她問你什么時候回家。”

    “你沒跟她說嗎?我現在回不去的。”

    那邊傳來蘇甜跟秦小咪的說話聲,過了一會兒,蘇甜回來說道:“她說寒假后面幾天,也想到京城玩玩,問你包不包飛機票和住宿。”

    “這有什么的?一起來唄!”任不凡無所謂,“咱們房間夠多,這里住不下還有其他地方。”

    “大富翁,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啊!”秦小咪的聲音傳來,“到時候你可要當向導,帶我們游玩京城吶!”

    “我盡量吧!”任不凡點頭道,“爭取早點將學業完成,到時候帶你們玩遍京城。”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那我要帶其他朋友一起過來,行不行?”

    “其他朋友?”

    “反正都是關系很好的女生啦~到時候一大群美女圍著你,想想是不是很興奮吶?”

    “小咪你胡說什么?”蘇甜的聲音傳來。

    “哈哈~吃醋了?”

    “我才沒有!”

    “嘿嘿~我不信!”

    “真沒有啦!”

    ......

    秦小咪與蘇甜在電話那邊笑鬧起來。

    “任少爺,”這個時候,管家出現在門外,“有點事跟您報告!”

    “好!”任不凡點點頭,趕緊對蘇甜說道,“我這邊有點事情,明天再給你打電話。話說你今天是不是住在小咪家啊?”

    “對啊!她今天跟我睡,嫉不嫉妒?”秦小咪得意笑道。

    “這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跟她一次都沒睡過吧?”

    “小咪你什么都敢講啊?害不害臊?”蘇甜急忙制止她,“不凡,你別理她!”

    “咳!”任不凡也沒想到秦小咪會講這話,尷尬咳嗽一聲,“我先掛了,拜拜!”

    “拜拜!”

    掛斷電話,將手機收好,轉頭看向管家:“林叔,什么事?”

    管家姓林,叫林六崧(song),任不凡管他叫林叔。

    “任少爺,梁小姐回到租房拿行李,到現在都沒回來,打電話也沒人接。”林叔說道,“她說離得很近,那不應該兩個多小時還沒回來,我覺得應該跟您報告一下!”

    “不會是跑了吧?”任不凡皺眉。

    “不會的,”林叔肯定說道,“梁小姐只帶了手機和錢包,重要的手提包和身份證什么的都在這里。真要逃走,肯定會一起帶走。再說,您給她償還債務的機會,眼下她窮困潦倒,也不可能放著這么好的機會跑掉。”

    “也對!”任不凡微微皺眉,“你沒派人跟她一起過去?”

    “因為梁小姐說行李不多,很快就能回來。然后她重要的東西也都留在這里,所以就讓她一個人回去了!任少爺,過去這么久了,梁小姐怕不是出了什么狀況。如果像她自己說的,做什么事情都倒霉的話......”

    “不是吧?這才第一天晚上就這樣?”任不凡無語,心說難道真的要給她先準備一個轉運符?

    “任少爺,您看現在怎么辦?”

    “林叔,她租的房子在哪知道嗎?”

    “剛才有寫下來,但不知道真假。”

    “行,把地址給我。我到那邊看看情況!”

    “是!”

    林叔很快將寫有梁幼琪地址的紙條拿來,在這期間任不凡迅速畫了張轉運符收好,拿到地址后直接開車出發。

    梁幼琪住的地方還真不遠,開車十幾分鐘就到。

    根據地址停靠在確切的小區門前,遠遠就聽見里面傳來好似女人爭吵的聲音,其中一個帶著哭腔的就是梁幼琪。

    任不凡下車后,迅速進入小區,快步跑向聲音來源地。

    一路上樓之后,在梁幼琪租的房間門前停下。

    爭吵的聲音就在里面,于是伸手敲了敲門。

    里面大概沒聽到,兩個女人還在大聲嚷著,任不凡只能連續按下門鈴。

    爭吵聲終于停止,很快聽見里面梁幼琪帶著哭腔的聲音:“誰啊?”

    “是我,開門!”任不凡大聲說道。

    “任少爺?”聽出聲音的主人,梁幼琪嚇一跳,慌忙將門打開。

    任不凡也不客氣,邁步進入房內,仔細看一眼臉上掛著淚痕,眼睛紅腫的梁幼琪。轉頭過去,發現還有另外一個大概三十來歲年紀,身穿黑色西裝,看起來很干練的成熟女性,她的眼睛也是紅腫一片,兩個女人是邊哭邊吵架的。

    梁幼琪說她只有一個叫英姐的好朋友,人際關系很差。那么眼前這個女人,應該就是她口中的英姐了!

    “你就是英姐對吧?”

    “他是誰?”身穿西裝的女性拿出紙巾擦拭眼淚,看向任不凡問道。

    “任少爺,就是我要去工作賠償他損失的那位。”梁幼琪擦著眼淚回答,轉頭抽泣著問道,“你怎么來了?”

    “拿個行李浪費兩個多小時,還以為你跑了呢!”任不凡說道,“現在是什么情況?”

    “我們之間的事情,不用你管!”身穿西裝的女性看向梁幼琪。

    “對不起任少爺,我跟英姐話沒說完。”梁幼琪抽泣說道,“一會兒我肯定過來,您放心,絕對不會跑掉的。”

    “行,那你們繼續!”任不凡環顧左右,直接找張椅子坐下。

    英姐與梁幼琪同時看一眼任不凡,心說你知道我們在吵架,怎么還坐在這里?

    不過很快又轉向彼此,暫時忘了他的存在。

    “梁幼琪,我是上輩子欠你的嗎?當時我是怎么叮囑,你又是怎么答應我的?我那么相信你,結果你就把我害成這樣!”

    “英姐,對不起!那些錢,我一定會想辦法還給你的!”

    “我說的是錢的事嗎?為了這件事情,知道我替你講了多少好話?知道我因此受到上面多么大的壓力?現在好了,我的工作也丟了!你知不知道我本來明年有希望晉升,你知不知道那個經理的位置本來屬于我!”

    “英姐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你只會講對不起嗎?你知不知道那筆錢原本是我打算跟男朋友買房結婚用的,錢不是問題,可我男朋友現在很生氣,他跟我鬧分手,這都是你害的!我對你那么好,可你把我害成什么樣子了?你說啊!”英姐上前抓住梁幼琪的肩膀用力搖晃,情緒相當激動,“你還有臉給我打那么多電話!你害得我還不夠?你到底要我怎么樣?”

    “對不起!對不起......”梁幼琪除了這句話,完全不知道說什么好。

    任不凡看出來了,這個英姐雖然好像很恨梁幼琪,但若是不在乎她,也不會出現在這里,跟她說這些話。不過打給英姐的那些電話,其實跟梁幼琪沒什么關系。因此插嘴說道:“那個......打斷一下!其實梁小姐并沒有給你打過電話,那些電話是昨天我在酒吧門口撿到她時,想著聯系她的家人,然后還有白天我的仆人要找可以負責的人才打的。聽你的話,好像因為梁小姐而深受其害,不過她應該也不想這樣。事情既然發生了,應該考慮如何解決,而不是無意義的爭吵。你會到這里來,說明還很在乎她,有什么事情不能冷靜下來好好談談?”

    “這不關你的事!”英姐轉頭說道,“我跟她之間的問題,外人不要插嘴好嗎?”

    “那個......不好意思!她現在是我的員工,而你們的爭吵已經嚴重影響到這位員工在我那邊的工作時間。所以,我是有資格說話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