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三國高校傳 > 第240章 救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沒費多大力氣,劉備成功的穿過兵營,潛入水庫里。

    遙看遠處還在疑惑的四處張望的胡賴,劉備輕輕一笑。

    “真是好騙啊!隨便弄出點奇怪動靜,就能耍的這家伙團團轉。看來這人的天賦值全部加在了武力上,以至于這腦子有些不夠用啊!”

    輕輕搖了搖頭,劉備轉身走進水庫≮將手中的瀉藥全部投進運送各家各戶的水源里后,劉備便準備起身離開。

    不過就在他即將溜出兵營的一剎那,他聽到有人討論周倉的事情。

    好奇之下,劉備突然閃身躲進一間沒人的帳篷偷聽。

    在聽到周倉被張寶關進死牢,準備明天大軍出征時那他祭旗后,劉備的腦袋轟的一聲巨響。

    “我靠!還好我沒走,不然的話我和周倉豈不是就要天人永隔了!

    這張寶也真夠狠的,人家周倉只不過說了幾句不想繼續待在黃巾高校的話,居然就要殺了人家祭旗。”

    暗自誹謗了張寶兩句小氣,劉備招攬人才的心思再次活泛了起來。

    “這應該也算是天賜良機吧!周倉被自己的校長下令處死,現在的他應該連最后那點對張寶的忠心也消散殆盡了!現在如果我去說服他加入我仁德高校,應該會很容易。”

    想到這里,劉備決定暗中潛伏進漁陽高校的死囚牢救出周倉』后將其勸降,跟著自己一起離開漁陽高校。

    如果辦成此事,那他仁德高校必定會再填一員大將!

    想到就做,劉備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而帳篷外還在交談的兩名巡邏兵,只覺得一陣涼風突然從身邊吹過,也沒有在意,仍舊繼續交流著對這件事的看法。

    只是他們隨即就看到自家會長胡賴,突然從遠處跑來,嚇得他們趕緊凸了交談,然后裝作很認真在巡邏的樣子。

    就見胡賴走到兩人面前道:“你們兩個剛剛是不是在這里巡邏?有沒有發現或者感覺到什么異常?”

    兩人聞言頓時挺直腰板,對著胡賴行了個軍禮,然后搖頭道:“回稟會長,我們剛剛在此地巡邏并沒有發現什么異抽況。”

    “嘿!還真是奇了怪了,我明明感覺到這里剛剛有些不對勁,怎么會沒有發現呢?難道我今天的直覺失靈了?”

    撓了撓頭,想不明白的胡賴只能當是自己的神經敏感,以至于連一點風吹草動都以為有什么特殊情況。

    隨后胡賴離開,而他們兩個巡邏兵也不敢再隨意交談,急忙開始認真的巡邏起來。

    ……

    劉備再次回到了漁陽高校,開始在諾大的邪里尋找牢房的所在。不過卻要刻意回避辦公樓的位置,以免驚動到里面的張寶張梁兩人。

    之前因為水房的位置每個學校都基本一樣,所以搜尋起來還比較容易。但是這牢房尤其是死牢是每個學校的重要場地,因此各個學行各自的想法,建造的地點也就各不相同。

    而且他還需要刻意的回避一些地方,這也就導致了劉備搜尋效率的降低!

    搜尋了大半天卻一籌莫展,毫無收獲的劉備忍不住嘆息一聲。

    “我的天,這漁陽高校該不會沒有建造牢房吧!怎么哪里也看不到監牢的蹤影啊!”

    而就在劉備躲在一間沒人的教室,自怨自艾時,就聽門外有路過的學生道:“我說路哥,總校長不是都說明天處死周倉了嗎?咱們現在還去找他干啥?”

    然后就聽路術淳的聲音響起。

    “你傻啊!這么好的嘲諷機會,你打算就這么給放棄了?你也知道咱們平時被那些總校來的給欺負有多慘,難得如今整治了他們其中一個,咱們當然要好好的出口惡氣了!”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劉備頓時趴在墻頭仔細聆聽門外的動靜。

    而門外路術淳身邊的同伴聽到路術淳的話后,卻有些不忍的說道:“可是路哥,殺人不過頭點地,咱們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過了!

    畢竟周倉他對咱們這些本地學生也沒做過什么過分的事情,如今他的命都要沒了,咱們在如此欺負他,會不會有些不好?”

    “啪”的一聲脆響,路術淳直接一巴掌拍在對方的腦門上,然后氣呼呼的說道:“你到底是哪頭的?怎么還幫外人說話啊?

    我這招叫殺雞儆猴知道嗎?雖然咱們打不過總校來的那幫人,但也要他們知道咱們不是好惹的!

    這周倉就是我對他們反擊的開始,相信以后還會陸續有總校的學生栽在咱們手里。

    而我現在去找周倉,一來是舒緩一下咱們這些天被欺壓的心情。二來,這也是一個信號。告誡著其他人,咱們現在不必在怕他們總校的人了。”

    路術淳其他同伴一聽,頓時拍手叫好道:“就是,有了周倉這樣的例子,我看總校的那幫人還有什么可神氣的!在來惹我們,難丙們中間不會有人再像周倉一樣,被我們給玩死!”

    隨即眾人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在為以后可以趾高氣昂的生活感到高興』是剛剛給周倉求情那人,卻神色有些尷尬的選擇了沉默。

    隨著聲音的漸行漸遠,劉備突然打開了教室的房門。

    聽剛剛路術淳他們的對話,顯然是要去監牢里羞辱周倉一番□備雖然心中對他們的做法嗤之以鼻,忍不住有些想要暴打他們一頓的沖動。

    但是他們去找周倉卻正好可以解決劉備現在的難題,他正愁找不到路呢,走了這些人的幫忙,問題顯然就迎刃而解了!

    于是劉備施展身法悄悄的跟在路術淳他們的身后,一路上聽著他們對未來的美好崇敬□備卻突然間有些同情起他們來了。

    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讓這些人變成如今這個樣子?居然一個個的都因為整治了周倉而感到興奮!

    劉備一時間對他們來說的遭遇有些好奇起來,他可以感覺到這些人的武力其實并不算低□么也應該有四五千的戰力水準,再加上他們的人數也多,哪怕就是像周倉那樣的高手也不愿意輕易得罪。

    但就是這樣,聽他們的言語交談中似乎仍對張寶帶來的那些學生充滿了畏懼。

    所以這大大的引起了劉備的好奇心,打定主意在將周倉勸降后,如果有時間一定要好好的從周倉那里了解一些內幕。

    跟在路術淳等人身后,劉備不大一會就來到了一間擺放眾多體育課用品的器械室。

    然后就見路術淳將一個籃球架子向旁邊挪了挪,露出里面的墻壁』后輕輕一推,便露出了里面的密室。

    看到這里,劉備的心間頓時無數羊駝嘶吼,然后奔馳在劉備心間。

    “靠!有沒有搞錯,一個牢房而已,至于建造的這么隱秘嘛?居然藏在器械室里!這讓不知情的人到哪里去找啊!”

    暗自吐槽了張寶幾句,見路術淳都進到密室里后,劉備趁機也溜了進去。

    密室內的燈光相對昏暗,所以哪怕劉備此刻不在小心的躲藏起來,也基本不會被人發現。

    不過小心的劉備還是乖乖的隱藏在四周所有能藏人的陰影里』后緩緩的跟在路術淳等人身后。

    不大一會,就見空間豁然開朗許多↓間牢房出現在眾人面前。

    而這其中,兩間是空的,只有最后一間相對陰暗潮濕的牢房里,關押著一個人。

    “周倉,待在這死囚牢的滋味怎么樣?我今天特意帶人過來看看你,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遺言之類的〉出來,也讓我們大家開心開心!”

    路術淳嬉笑的看著周倉,就見后者立刻憤怒的沖到房門面前,伸手就想要抓住路術淳的衣領教訓他。

    只是他才剛一接觸到房門前的欄桿,就被一陣電力給生生彈了回去。

    路術淳見此哈哈一笑道:“哈哈~!我說周倉,我就站在這里,你來打我啊!有本事過來打我啊!

    我現在就是讓你打,你也打不到我了!你說你有那么高的武藝又有什么用?到頭來還不是連教訓我都做不到了?

    而且我告訴你,就你面前的這些欄桿可都是通過電的※以你別看這里沒人把守,就以為可以從這里逃出去$果你敢亂來的話,鐵定會被活活電死。”

    聽到路術淳的譏諷,周倉甩了甩剛剛被電麻的手臂,然后一臉怒容的說道:“路術淳,你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我周倉自問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你為何總要于我過不去?”

    見周倉到了這時還在質問自己這個問題,就見路術淳的面色有些癲狂的吼道:“你問我為什么?誰讓你是總校來的人!你們這些總校來的人里,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如果不是你們總校來的周朝,我弟弟也不會出事!說什么我弟弟路術良偷他的寶刀不成,畏罪自殺。

    分明就是他貪圖我弟弟手中的刀法!嫉妒我弟弟路術良的習武資質,故意逼死他!

    想我路家祖傳的驚雷十三刀,我弟他已經修成十刀』需要再過個一年半載,就能將十三刀全部修成,而一舉成為萬戰高手。

    但是卻被那個周朝設計陷害,最終只能飲恨自盡∫的資質不如我弟,到了如今也才修的其中的五式刀法。

    在知道事情真相后,我一怒之下去找他理論〈被他擒住,百般的羞辱!他還拿出從我弟弟那得到的刀譜,在我面前炫耀,恥笑我弟是如何被他一步步的逼上絕路。

    我恨啊!就算我之后去找總校長說明此事,卻因為你們這些總效生的相互包庇而無功而返□至事后你們還變本加厲的羞辱我和我身邊的兄弟!”

    路術淳越說越激動,臉色也變的越發猙獰起來。

    “所以,難得讓我抓住你的把柄,我又怎么可能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呢?要怪就怪你是跟周朝一樣,同樣都姓周,而且都是從總校來的學生吧!

    只要你一死,見識過我報復的手段后,想來周朝他也一定不敢再對我們有任何的輕視了!”

    聽完路術淳的話,就見周倉突然有些憐憫的看著他道:“你還真是可悲啊!自己打不過周朝,就將怒火發泄在我身上。

    不過你以為這樣就會讓周朝他們感到害怕,感到畏懼嗎?

    我實話告訴你,我跟周朝雖然同樣姓周,但我們其實并不熟。而且我們的理念,想法也完全不一樣□至我跟他也有很多矛盾。

    所以你害死我,他恐怕不僅不會有其他負面的情緒,甚至還會拍手叫好也不一定。

    而且你想這樣就嚇住周朝,未免想的也太天真了!他跟我可不一樣,他可是一個極其冷血殘暴的家伙。

    如果讓他知道你們害死我居然是為了震懾他,恐怕你們以后一定會一個一個的被他玩死。不信你們就瞧好吧!我會在地下等著你們一起上路的!”

    聽完周倉的話,就見路術淳身邊的同伴有的突然打了一個哆嗦,然后顫顫巍巍的對著路術淳道:“老大,不會真像周倉說的,那周朝一旦知道這件事,會將我們挨個料理了吧?”

    “你們瞎的什么?這周倉的話你們能信嗎?他都死到臨頭了,嚇慌匯們還不是小菜一碟?

    那周朝就是在狠,難道他就不怕死嗎?有了周倉這個例子,他怎么可能不害怕?所以你們完全不用的,一切有大哥呢!”

    路術淳拍著胸口堡著事情一定會很順利的,只是劉備在后面聽完了他們之間的對話,覺得自己是時候出其不意的現身了—不然,恐怕這些人就都該走了!

    于是就聽劉備突然哈哈大笑的出現在眾人面前,指著路術淳的鼻子道:“這位姓路的同學,雖然我很同情發生在你身上的不幸。但是冤有頭債有主,遷怒他人可是不對的!

    所以為了維護邪的和平,為了全興和平的發展,我將代表盟主處楓們!”

    劉備說完,身影突然一陣晃動,然后就見路術淳他們便一個個的“噗通”栽倒。

    就見周倉警惕的看著劉備,一臉凝重的問道:“你不是我們黃巾高校的!你究竟是什么人?來我們學婿什么?”

    劉備一聽這話,突然伸出手指左右搖擺道:“,,!首先,這里可不是你們黃巾高校的地盤!這里是全興所屬,漁陽高校的地盤°們只是暫時奪走了而已!

    至于說我是誰~,你猜啊!如果猜對了可是會有獎勵的!”

    就見周倉突然一臉汗顏的看著劉備道:“你確定你不是猴子請來搞笑的?”

    三國高校傳 最新章節 第二第百四十章 救人網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