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私校緋聞 > 第25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rakoxo.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臨出門前,威廉舉起大衛杜夫香水瓶,朝虛空用力按了幾下,細小的香霧從空中飄落下來,他閉上眼睛,讓自己置身于香霧中,細細品味著這種特殊的香氣。前調略帶神秘的宗教氣息,令人想起教堂中凝望著神像的眼睛,虔誠而充滿憂郁;中調是微辛冷冽,如同極光下的北極洋面;后味蘊含著雪松和豆蔻的迷人,那是青春中一絲捉摸不透的溫柔感覺……

    盡管這瓶名曰“冷水”的香水花掉了他助學金中大半年的零用錢,他仍不確定自己的舞伴會不會喜歡這種味道。

    走出迪肯森樓,晚風送來一陣陣涼意,落日的余暉將西邊的半壁天空染成了巧奪天工的粉紫色,如同仙女的霓裳,遠處的山巒、河流、綠樹、禮拜堂掩映其間,被涂上了一層夢幻的色彩。

    停車場上整齊排列著各種加長豪華轎車,絕大部分是私家車,也有一些是同學們為了去舞會而合租的加長豪華轎車。

    威廉一路所過之處,不斷有同學向他展露微笑,與他熱情寒暄。

    “威廉,你今天帥爆了!”

    “威廉,恭喜你當上了今年的返校節國王!這絕對是眾望所歸!”

    “威廉,一會兒舞會上一定要和我跳一曲!”

    ……

    對于這樣的敬意與寒暄,他應付起來游刃有余,真誠熱情地展示出自己的平易近人,又恰到好處地彰顯著自己的與眾不同。

    不過,不得不承認,今天遇到的每一個女生似乎都變得更加光鮮亮麗了。

    憑著多年的經驗,威廉知道,每年返校節舞會前的周六上午,大部分女生都會在專業的美容或美發沙龍花上兩三個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不遺余力地將自己好好打扮一番。發型、膚色、眉毛、嘴唇、睫毛、指甲……每一個地方的修飾都一絲不茍,做到極致。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晶盒子,盒子剛從冰箱里拿出來,蓋子上還結著細密的小水珠。里面是他為羽悠選的腕花手環,兩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和一只鳳羽般華麗的藍色鳶尾花,正好配她藍色的小禮服。

    威廉挽著羽悠的手走下紅色雙門敞篷跑車時,正好凱文家的司機也駕駛著威風的Bugatti(布加迪)老爺車來到馬會俱樂部樓下。

    車剛一停穩,不等戴著貝雷帽、白手套的司機下來開門,凱文就迫不及待地一躍下車,走到白馨蕊坐的那一側,拉開車門牽著她的手將她扶了出來。

    白馨蕊的目光在紅色跑出里出來的那對璧人身上逡巡片刻,用貝齒咬緊了下唇。

    聽阿曼達說,威廉是第三次邀請珞羽悠才獲得成功的,那一次,威廉為了珞羽悠的一句話,竟然穿上了蘇格藍裙子。真不知道這個綠茶婊是用了什么手段,才把全民男神搞得神魂顛倒!

    凱文見白馨蕊怔忪發呆,馬上在她視線的延長線上發現了那輛紅跑車,他不屑地撇了撇嘴說:“這種大路貨不會入你的眼吧?”

    白馨蕊驚異地看著凱文,他以為凱文指的是威廉。

    幾秒鐘之后,凱文冷哼了一聲,道:“還是租來的?!?br />
    白馨蕊才明白,原來凱文指的是那輛紅色跑車,便恢復了往日巧笑嫣然的可愛模樣,搖了搖頭道:“怎么可能?”

    凱文執起白馨蕊的小手,輕飄飄地說:“等我一滿十六歲生日,就去考駕照,到時,我要讓我爸爸送我一輛最新款的布加迪威龍,每個周末都帶你去兜風?!?br />
    白馨蕊含笑點頭,眼角余光仍狀似無意地飄像高大帥氣的威廉,他挽著羽悠的身影消失在馬會俱樂部的旋轉大門后面。

    行宮般富麗堂皇的俱樂部大堂,此時,早已成了同學們釋放熱情與歡樂的舞臺。從大門至舞會大廳一路鋪展開一條長長的紅地毯,在水晶吊燈的映襯下,同學們雙雙對對手挽著手,爭相在紅地毯上亮相,頗有些時裝盛典紅毯秀的感覺。俱樂部里來往的客人不多,卻都情不自禁地駐足觀看這些青春無敵的少男少女。

    勞倫和她的舞伴丹尼爾的光芒四射地出現在紅毯盡頭。

    高挑漂亮的勞倫不愧為世界超模的女兒,她有著與其母親極其相似的完美身材,穿了一件樣式高貴簡潔的大紅色的魚尾禮服裙,禮服線條優美洗練,只在大腿的高開衩處裝飾了一朵水晶玫瑰花。她那頭絢麗的金發,被梳到一側,從耳邊松松垂下,直達腰際,與紅色禮服交相輝映,那是一種艷冠群芳的美麗。

    英俊帥氣的丹尼爾穿了一件黑色法蘭絨質地西服套裝,低調中透出奢華。他們的經典黑紅組合,加上兩人的高海拔和強大氣場,在紅毯上顯得異常醒目。

    伊麗莎白是本屆的返校節舞會的女王,她那古典的貴族氣質迷倒萬千男生,今天,她穿了一件淡粉紅色真絲紗質禮服,襯著她那絲緞般潔白的皮膚和無可挑剔的五官,令她看起來如同奧利匹斯山上走下來的阿芙羅狄忒。

    她的舞伴是藍色錫安隱修會的老大昆丁,昂貴的鉛灰色西裝包裹著他健壯的身材,彰顯出咄咄逼人的霸氣,配上傳統工藝的意大利手工皮鞋,頗有西西里島上的黑手黨的既視感。盡管兩人站在一起,一個內斂華貴,一個狂傲囂張,然而,明眼人一看便知,他們都是來自于世代傳承的老錢家族。

    陳義廷拉著潘文瑾走進馬會俱樂部的大廳時,不由得被這金碧輝煌的宏大氣勢給震懾住了。

    自從進了A校,義廷也算見過了一些世面。學校的設施堪比五星級酒店,周圍的同學非富即貴,用他的話來說,是進了一所貴族學校。盡管他知道,大多數同學不屑于這種社會上普遍流行的說法,他們更愿意稱自己的學校為“私立寄宿學?!?、“預備學?!被蛘摺皩W院”。

    義廷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他原本以為這是一場如同小孩過家家般的舞會,不成想卻搞得如同好萊塢頒獎禮現場。

    文瑾捅了一下自己舞伴的腰,正捅到他的癢癢肉,對方閃身一躲,臉上出現古怪表情,挽著文瑾的胳膊反而收緊了一些。

    他瞥見文瑾嘴角硬生生地翹起來,直眉瞪眼拽著他就往紅地毯上走,他當然也不能示弱,仰首闊步地跟了上去。

    義廷身上那件西服是他爸爸年輕時穿過的。那是二十年多前爸爸在省隊服役時,出國參加比賽前定做的,也是他家壓箱底最貴的一套衣服。西服領子是八十年代末流行的夸張樣式,袖子和前襟上釘著土氣的金紐扣。

    好在義廷個子很高,常年的網球訓練又鍛造了將他的好身材,平常整天穿松松垮垮的運動服,還不顯山不露水,一旦穿上黑白分明,線條流暢的西服,打上辰辰借給他的棕色條紋領帶,立刻顯出挺拔俊朗。就連他那看上去有些土氣的濃眉大眼,和一路走來笑僵了的一張臉,也在這身筆挺西裝幫襯下平添些許英氣。

    文瑾的日常裝束都是從童裝店采購來的大號的童裝,加上她那飛機場一樣平板的身材,大家早已認定她與“漂亮”這個詞絕緣。今天,她卻奇跡般地摘掉了眼鏡,還化了淡妝,素白的臉蛋云淡風輕,姣好的眉眼山水明凈。

    她穿了一件簡單的白色禮服,質地并不奢華,款式也談不上什么設計感,然而,她卻并沒有湮沒在A校女生們五光十色的衣香鬢影中,或許是她們太過艷麗奢華,文瑾素淡地站在她們中間,就如同一朵默默開放的小花,質樸單純,潔凈美好。

    當白馨蕊和凱文出現的時候,又引起了同學們一陣騷動和驚呼。一個西方帥哥,一個東方美女的組合看起來本就格外養眼,更何況他們還都華服加身。

    白馨蕊穿了一件香奈兒的薄紗質地香檳金色小禮服,上面鑲滿了閃閃發光的水晶,一看就知道是設計師限量版,胸前別著凱文送給她的那枚名貴藍寶石胸針,盡管那串流光溢彩的鉆石項鏈戴在她柔嫩纖細的脖子上顯得累贅重復,不得不承認,在大廳水晶燈映照下,她整個人都在閃閃發光。

    身材高大健碩的凱文高穿了一件定制的深藍色阿瑪尼禮服,上裝的口袋處,用碎鉆拼出那個閃閃發光的家族姓氏縮寫。他脖頸上戴著和白馨蕊禮服配套的香檳金色領帶,白色襯衫手腕處點綴著藍寶石與鉆石鑲嵌的星形袖扣,恰與白馨蕊胸交相輝映。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彩乐乐